用户名: 密码:

文学

当前位置:首页>>文艺南昌 >> 文学

    滕王阁的传说
    2011/9/1 14:43:01| 发布者: | 查看: 3739


    ■马当神风

      王勃因戏写《檄英王斗鸡文》被逐出王府,中间坎坎坷坷过了数年。父亲王福受到牵累,贬迁南海交趾为官。上元二年(675年),王勃从山西动身,千里迢迢去看望父亲。他逆长江而上,一日来到江西与安徽交界地面。在彭泽县东北东流县西南,有一座马当山,形势险峻。唐朝诗人陆鲁望曾有《马当山铭》咏道:“山之险莫过于太行,水之险莫过于吕梁,合二险而为一,吾又闻乎马当。”这天,王勃一行正来到马当山下。
      却说王勃的船到马当,突遇风浪,船不能行。王勃问:“船已到什么地方?”仆人说:“已到马当山下。”于是,弃舟避风马当山下一庙内,船上人都登岸纵览风光去了。
      王勃在庙里观瞻了一番,又赏玩江景多时,正想回船去,忽见一老者坐于巨石上,须眉皓白,貌若仙人。王勃整衣向前,与老人作揖。老人问:“来的是王勃吗?”王勃大惊,说“正是,不知长者何以得知?”老人说:“明日重九,滕王阁有诗会,若往赴宴会,作文赋诗,足垂不朽。”王勃笑答:“老丈有所不知,此地距洪都六七百里,一个晚上哪里到得了呢?”老者也笑道:“你只管上船,我当助清风一帆,使你明日早达洪都。”王勃肃然起敬,道:“拜问老丈,你是神还是仙?”老者笑而远去,隐隐听见“吾即中原水君”。王勃上船,真个只觉祥云飘渺,瑞气盘旋,好风从脚底生起。那船箭一般朝鄱阳湖而去。

    ■盛宴神笔

      神风送王郎,一夜达洪都,这天正是九九重阳日。洪都府里阎都督果然开宴,遍请江右名儒。席上有澧州牧学士宇文钧,还有进士刘祥道、张禹锡等。酒过三巡,阎公对诸儒道:“帝子旧阁,洪都绝景,在座诸公,欲求大才,作一《滕王阁记》,刻石为碑,以传后世。”原来,阎公已令女婿吴子章隔宿草就序文,故在座诸人假装不敢轻受,只一心要推让吴子章,好让阎公翁婿名利双收。于是一个让一个。轮到王勃面前,他慨然受之,满座皆惊。阎公嘿嘿而笑,喊:“敬酒。”王勃欣然持觚,对客长饮,酒酣,索笔求纸,文不加点,满座又惊。小吏跑步呈报所写诗文,开初报到“南昌故郡,洪都新俯”时,阎公道:“此乃老生常谈,谁人不会。”吏又报“星分翼轸,地接衡庐”。阎公道:“此故事也。”吏三报“襟三江而带五湖,控蛮荆而引瓯越”。阎公不语。吏又报“物华天宝,龙光射牛斗之墟;人杰地灵,徐孺下陈蕃之榻”。阎公喜,说:“此子视我为知音。”当吏报到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”时,阎公拍案而起,叹道:“此子落笔若有神助,真天才也!”满座亦尽皆失色。阎公更衣复出,携王勃之手,斟酒满觚,王勃酣醉。阎公大喜,说:“帝子之阁,有子之文,风流千古,使吾等今日雅会,亦得闻于后世。从此洪都风月,江山无价,皆子之力也。吾当厚赏千金。”阎公话音刚落,不料诸儒中突然有人喊道:“慢!”原来是吴子章,只见他高声道:“此为旧文,并非新作,三岁孩童都能背诵,不信,我将当众一试。”果然背得一字不差。诵毕,满座惊疑。王勃微笑,徐徐上前道:“贵婿之记忆,能与杨修、曹植、王平、张松媲美,不过,请问吴才人,这篇‘旧文’之后可有诗否?”
      吴子章一愣,口讷道:“无诗,无诗。”
      王勃再追问,吴子章皆说“无诗”。
      王勃仗了酒兴,再索笔铺纸。写下七言诗一首,诗曰:
    滕王高阁临江渚,佩玉鸣鸾罢歌舞。
    画栋朝飞南浦云,珠帘暮卷西山雨。
    闲云潭影日悠悠,物换星移几度秋。
    阁中帝子今何在? 槛外长江空自流。
      诗罢,复惊诸儒。王勃问:“是新作,还是旧作?”吴子章大惭而退。众宾上前挽住两人,道:“王郎大作,令婿记性,皆天下罕有,真可谓珠联璧合。”阎公大喜,于是吴子章与王勃就席前互敬美酒,至醉方散。
      席散,公府官吏余兴未消,问王勃仆人:“请问你家王博士,常酒醉写文章吗?”
      仆人笑答:“博士凡写文章,不甚精思,先磨墨数升,一饮而尽,然后蒙被大睡,称为腹稿。醒后一跃而起,写成文章,不改一字。王博士今日只饮酒,假若饮墨,文章更好。”
      众人听毕,面面相觑,将王勃誉为神人。

    ■子安化鸥

      且说王勃由洪都登舟逆赣江而上,至赣州,转章水抵大余县驿站。弃舟上岸,翻大庾岭,逾梅关,入广东境,远奔海南。一日,来到驿站,见驿堂前一人好生面善。那人热情上前揖手道:“王君,我是学士宇文钧,还记得洪都滕王阁盛会么?”两人相视大喜。
      宇文钧说:“唐天子欲征高丽,小臣直谏,触犯龙颜,将钧迁于海南。”王勃也叹道:“家父也受我牵连,迁在海南。”
      两人正好同行,王勃多了一位知音。
      不知行了几日路程,来到海边,弃车登舟,眼前是茫茫大海。正航行间,忽然狂风怒吼,船如一叶,颠簸欲倾。别人早躲进舱里,唯有王勃一人却被一阵怪风定住在船头,救他不得。船上之人只见乌云团团,咫尺不见。独有王勃在船头闻仙乐顿起,两行仙娥玉女楚楚动人,向王勃飘来。前面青衣女童,呼王勃道:“奉娘娘之命,特来召你。要请王才人去赋诗作记,以写蓬莱佳景。”王勃说:“人神异途,岂有相召之理!”青衣女童笑道:“王博士,你看,谁来了!”
      王勃定睛看去,认得是马当老者。老者道:“王勃,我观你,神强而骨弱,气清而体赢,虽有曹植之才、高干之俊,终不能贵。天机本不可泄漏,今日是你寿终之日,你将到阴曹地府受那无天无日之苦。是我禀报娘娘,赞你《滕王阁序》,此文只配天上有,人间那得此绝唱。众仙敬重你的文才,希望你快去蓬莱赴宴,你本有仙骨,就随我去做神仙罢。”王勃猛醒,想到一生坎坷,便欣然道:“愿从命。”
      满船人都被风暴挡在舱内,只见王勃抱拳,仿佛回身与众人告别,又撩衣作上马状,望水面作攀鞍状。俄顷,乌云袭来,一团漆黑,便不见了王勃。
      转瞬间,风平浪息,迎面飞来一只雪白的海鸥,红掌赤喙,委实可爱。绕船三匝,突然口呼“王勃”,众皆失色。又见其盘旋低回,欲落在宇文钧肩上,一声凄厉地鸣叫:“王勃!”宇文钧灵感一动,以手托之,竟不去,作亲昵状。宇文钧泪流满脸,急忙将酒食,置于船头。顿时,群鸥遮天,如雪花飘下,食尽而绕船不去,集船樯之上。船不能前,一片“王勃”之声,一船之人皆下拜。
      宇文钧大恸,设案铺纸焚香于船头,祭酒于海,草就祭文,出口成章,吟曰:“呜呼子安,不幸夭亡!六岁能文,九岁能诗,弱冠中举,神童少年。《宸游东岳颂》、《乾元殿颂》,文惊海内。王杨卢骆,初唐四杰。《檄英王斗鸡文》,身陷缧绁。生未展眉,修短故天。马当神风,雄姿英发。滕王阁序,千古绝唱。名垂百世,壮哉子安。秋水长天,天际蔚蓝。惟有蔚蓝,催人泪下。惟有蔚蓝,天人合一。魂如有灵,以鉴我心;从此天下,更无知音。随船归去,受绛州之蒸尝,领洪州之祭礼。呜呼,哀哉!伏惟尚飨!”
      宇文钧念祭文毕,嚎啕大哭,人莫能劝,一船之人皆垂泪。而“王勃鸟”不知何时散去,星星点点,如樱花落海。
      据传,滕王阁下,江洲之上,那“王勃鸟”不绝于世,繁衍生息至今。

    上一篇:一字千金
    下一篇: